世卫:中国900万人将死于肝病

 

    

        2011年10月28日,在山西省太原市妇幼保健院,大夫正在给幼儿注射疫苗。(CFP/图)

  顶级学术会议警告:肝炎已成中国公共卫生重大威胁。

  “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的话,接下来十五年间,中国会有大概九百万人因为肝炎相关疾病而死亡。”

  2015年10月24日,在第十七届全国病毒性肝炎及肝病学术会议上,世界卫生组织(WHO)驻华办事处高级顾问Po-Lin Chan教授郑重强调这一数字,提醒中国人提高对肝炎的重视。

  WHO数据显示,病毒性肝炎一直位列全球排名前七的死亡原因,每年多达145万人因此丧生。全球乙肝病毒慢性感染者高达近2.4亿人,丙肝感染者则为1.3-1.5亿人。

  中国同样是乙肝阴影最重的国家之一,感染者高达近1亿。——但这些中国患者,仅有1%正在接受治疗。Po-Lin Chan教授警告说,这直接导致,在中国,每十名慢性感染者,就有三人因此出现肝硬化和肝癌等危及生命的严重并发症。

  最广为人知的例子是:2013年春天去世、年仅24岁的研究生刘俊杰。他在高考入学时被诊断为乙肝,但一直未接受抗病毒治疗,在短短几年内就发展为肝癌。医师认为,如果刘俊杰在早期就接受强效低耐药药物治疗,他的悲剧不会发生。

  “全球病毒性肝炎的控制离不开中国。”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基础医学院病原学系教授庄辉教授强调。

  当务之急是降低药价

  中国的乙肝疫苗接种计划已经让超过90%的新生儿受益,但中国仍然有约2000万慢性乙肝患者,他们中的多数是在90年代以前通过母婴传播感染。由于未获及时治疗,他们发展到终末期肝病入肝硬化和肝癌,甚至死亡的风险,正与日俱增。

  “我国肝癌死亡率远高于欧美国家。”北京大学肝病研究所所长、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副院长魏来教授说。这将是我国要面临的长期问题。

  以乙肝为例,理论上,经16年以上的规范治疗,病毒才能从DNA中清除,因此必须长期治疗。但中国患者的长期支付能力,正成为乙肝防治的巨大障碍。

  多位医师指出,一些高效的药物迟迟不能进去医保,导致患者无法长期坚持使用高效药物。以本次会议上出台的新版乙肝指南为例,虽然指南明确“高效低耐药的代表药物替诺福韦酯和恩替卡韦为慢性乙肝的首选药物”,这两种品类的药物也都纳入了医保,但由于价格高昂,患者依然感觉负担沉重。

  一些跨国药企正在积极和中国的医院研发乙肝病毒的创新药物,但收效甚微。尽管丙肝已有了突破性的药物——索非布韦片(Sovaldi),但上千美元每粒的价格却让患者望而却步。“这个药很贵,就算掉到马桶里了,病人还想再捡起来冲一冲吃掉。”庄辉教授提及某美国机构一份报告的描述说。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推动肝炎治疗药物价格的降低。”Po-Lin Chan教授说。

  防治认知有限

  中国乙肝治疗当前遇到的诸多问题,与大夫和患者的认知也有关系。大会还发布了国内首个大样本乙肝诊疗的调研项目结果,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中华医学会肝病学分会和感染病学分会三家单位联合,对31个省和自治区的3753名肝炎临床医师进行调查。

  结果显示,相比三级综合医院和专科医院的大夫,二级综合医院的大夫专业技能相对比较薄弱。综合医院的二级医院只有35%的大夫清楚,“影响HBV感染慢性化的最主要因素为感染时的年龄,年龄越小越易慢性化”。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王贵强教授宣读报告时说。

  报告也指出,中国的基层大夫和患者,甚至至今都没有意识到乙肝抗病毒治疗的目的是,预防肝硬化和肝癌,更没有意识到把乙肝病毒和耐药风险控制在最低水平,对预防这些严重疾病的重要性。

  在国内,目前超过七成的乙肝患者都在使用“低效或高耐药”的药物治疗,但在欧美和亚太其他地区,乙肝治疗指南都强调首选“强效低耐药”的药物,大夫和患者也都认可。

  另一方面,在大夫的观点中,公众对丙肝的认知较低,仍有相当的病人不知道是可以治愈的;这也加大了治疗的难度,“中国的丙肝患者中只有2%就诊。”

  Po-Lin Chan 教授也提醒参会代表,“肝炎问题不再只是一个临床问题,它已成为公共卫生的巨大威胁。”

56
河南医药科学研究院附属医院

河南省医药科学研究院附属医院消化内科(肝病)是集医疗、预防、保健、教学、科研为一体的综合医院....【详细】

郑州市中原区建设西路106号

  • 0371-55021623

    24小时咨询热线

  • 08 : 00-18 : 00

    门诊时间(全年无休)

医师团队
健康热线:0371-55021623